打造最具协同价值的中小微企业及个人系统化投融资服务供应商
新闻资讯 News
News 新闻详情

南方日报:佛山是金融创新沃土 民间借贷非洪水猛兽

日期: 2013-12-12
浏览次数: 316

成立于2003年的广东中盈盛达融资担保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如今已走过10个年头,凭借规范稳健的经营方式,在过去两年担保行业普遍陷入低潮期,中盈盛达依然保持稳定发展,其掌舵人吴列进获评全国十大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机构领军人物,成为佛山民间金融创新的实践者,吴列进本人也成为众多媒体追逐的对象。
  采访约在吴列进办公室,有过十年大学教学经验的吴列进虽然历经市场的多个周期波动,但身上依然保持着一种儒雅的学者气质,对于企业的发展和行业变革滔滔不绝。
    ■观点
   ●担保是一个有杠杆的行业,国家规定担保的杠杆倍数不得超过10倍,这种高标杆意味着高风险,因此风险控制一直是担保公司经营管理的核心问题。
   ●担保公司除了要有一套完善的风险防范机制外,还需要建立起多元的股权结构和科学的治理结构,避免一股独大,只有这样才能搭建良好的治理架构。
   ●金融是经济的引擎血液,没有产业支撑金融是做不好的。佛山的担保、小贷在全省乃至全国都是做得很好的,这说明佛山的民间金融有广阔的市场。

谈行业发展   探索市场化风险分散机制

南方日报:今年8月份,中盈盛达与中合担保签订了“比例分保”协议,此举被认为是一次重要探索,这对于企业和行业发展的意义何在?
  吴列进:和其他行业不同,担保是一个有杠杆的行业,国家规定担保的杠杆倍数不得超过10倍,这种高标杆意味着高风险,因此风险控制一直是担保公司经营管理的核心问题。
  从担保公司内部来看,有三方面资金组成的防线来应对代偿项目造成的损失风险,第一道是每年根据担保业务情况进行计提的风险准备金,第二道是担保公司日常经营所形成的利润,第三道防线是股东出资的资本金,只要公司经营规范,风险控制比较好,一般第一道防线就足够应对风险,不会影响到公司的利润。但如果要动用第二道甚至第三道防线,不但会触动股东根本利益,更严重地会造成担保机构的系统性风险。但仅仅依靠自身的资金实力来应对风险还是不够的,必须考虑增加外部增信来分担风险。比如2007年,我们就和顺德区共同推动政府担保基金的成立,随后把这种合作方式推广到其他几个区,由政府担保基金分担30%的风险。
  除此以外,由广东省财政与粤财共同出资成立的省再担保公司,通过与全省担保公司分别开展项目、产品或机构再担保,对完善健全全国担保体系起到了关键性作用,在为担保机构增信、扩大倍数方面给予了很大的支持帮助。
  以上讲的是传统担保行业利用政策性手段提高外部增信,而我们与中合担保进行的“比例分保”合作是一次全新的市场化风险分散机制的探索。中合担保是国务院利用外资设立担保公司的试点项目,管理层很多原来是从事保险行业的,他们把保险对于风险控制的一些理念带到来担保行业,遵循大数法则,与中合担保的合作就像出钱买保险,我们给它一定比例的保费,它给我们分担一定比例的风险。
  与中合的“比例分保”是担保风险分散市场化的一种创新和突破,以前担保公司对于风险的态度是谨慎谨慎再谨慎,在衡量风险与收益的时候往往选择前者,如今通过建立风险分担机制在风险与收益之间找到最佳平衡点,使得担保机构的风险承担能力加强,敢于服务更多中小微企业。广东以民营商业性担保机构为主,这种市场化的风险分散机制对广东现代融资担保体系建设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谈公司治理    所有权经营权分离促健康发展

南方日报:正如您所说,担保公司拥有多道防线防范风险,但去年年初发生的“华鼎创富”事件给行业带来了很大打击,也暴露了一部分担保机构在管理方面的一些缺陷,对此您是怎样评价的?
  吴列进:担保公司除了要有一套完善的风险防范机制外,还需要建立起多元的股权结构和科学的治理结构,尽量避免一股独大,管理层要始终把公司利益放在第一位,不会为了某个股东的利益损害公司的利益。在这个基础上建立“三会一层”的治理架构,所有股东都不参与公司的日常运营,实现了所有权、经营权和监督权的有效分离,从而保证公司的规范运营。与此同时,作为人才密集型行业,担保机构还应着力建立符合自身特色和风控理念的企业文化,“用文化管理风险”,用文化的力量来统领包括股东、管理层的思想和行为,用文化来填补制度和管理中存在的缺陷。“华鼎创富”事件的事实证明,他们缺乏的正是这几种法宝。
  南方日报:感觉中盈盛达的治理架构很接近于上市公司,我们知道中盈盛达也一直在谋求上市,能否介绍一下这方面的情况?
  吴列进:确实我们是中国担保行业最早向中国证监会提交上市申请的,后来因为个别担保公司出现问题,加上国务院出台了《融资性担保公司管理暂行办法》,暂缓了上市进程。到了去年我们认为上市条件成熟准备上报时,又发生了华鼎创富事件,然后去年11月开始国内IPO暂停了,我们的上市申请也只能暂停。
  南方日报:上个月集成金融在香港成功上市,成为国内首家到香港上市的担保公司,中盈盛达是否考虑到香港上市?
  吴列进:集成的上市我们认为对担保行业是好事,既体现了担保行业得到国际资本的认可,又给处于低潮时期的担保行业注入了正能量。但是每家公司的情况都不一样,集成上市走的是红筹架构,我们即使到香港上市也只能走H股的路径,因为我们股东众多,既有民营的,也有国有的。但H股有两方面的问题:一是不能全流通,需要股东统一思想;二是需要经过中国证监会的批准。
  但我们还是希望在国内上市,因为我们的业务都在国内,治理架构也是按照上市公司的标准来搭建的,虽然这两年担保行业发展低迷,但我们仍连续两年保持0.2元以上的每股收益,股东分红增幅逐年上升,所以我们很有信心只要IPO的大门向担保行业开放,中盈盛达有特别好的条件在国内上市。
  南方日报:过去两年担保行业发展停滞不前,您认为是什么原因造成的?目前是否已经走出了困境?
  吴列进:目前担保行业整体确实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这种挑战对于民营商业担保机构而言尤甚。构成挑战的因素主要来自两方面,一是整个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了担保行业出现系统性风险的概率,使得部分担保机构的代偿率有所上升,经济下行又使得部分优质客户担保的刚性需求有所下降。第二是个别担保机构出现的违规违法现象降低了银行对担保机构的认可度,提高了银担合作的门槛。
  虽然面临一系列困难,但担保行业整体的外部环境并没有发生根本性的变化,在整个国民经济中的行业地位不降反升。这集中体现在国家对于中小微企业的重视程度和扶持力度到达了一个新的高度,而担保机构的职能正好是为中小微企业提供融资服务的。
  此外,担保行业的管理办法级别将从原先由国家七部委颁发的行业《管理办法》上升为国务院颁发的行业《条例》,这也是行业地位提升的体现。在有关行业管理办法的多次讨论中,放宽对担保机构盈利模式的要求和限制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同,包括提升担保机构对外投资的比例,放大担保机构资本金的杠杆倍数,对于担保机构进行分类管理等。随着经营条件的放宽,以及行业自身完成优胜劣汰的市场过程,未来担保行业会迎来一轮新的发展机遇。

谈金融改革  民间借贷阳光化是改革重点

南方日报:除了担保行业自身面临变革以外,近两年国家层面对于金融改革的推动力度也越来越大,佛山这一传统制造业大市在促进民营金融机构的发展上表现出很大的活力,小贷公司、担保公司、融资租赁等金融机构大量涌现,对于这种趋势您如何评价?
  吴列进:民营金融的发展对于佛山经济是非常好的事情,是一个地方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标志。我们的企业老板从关注产业资本到关注金融资本是一种进步,过去我们只关注对实业资本的投入,但这一块是没有杠杆的,金融资本是有杠杆的,佛山本土企业家能够利用佛山的地域和市场优势发挥金融的杠杆作用,是一种很好的趋势,这在以前是无法想象的。
  我来佛山10多年了,过去很多本土企业家并没有领悟到金融对于实体经济的作用,但这两三年我感觉到很多企业老板这方面的意识在不断增强,以我们自己的股东为例,对于每一次增资扩张都很踊跃,但我们每次能给到他们的份额都远远无法满足他们的要求,这说明大家越来越关注这一块的发展。
  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也是佛山产业发展的结果。金融是经济的引擎、血液,而没有产业支撑金融也是做不好的。佛山的担保、小贷在全省乃至全国都是做得很好的,这说明佛山的民间金融还有广阔的市场。担保、小贷公司等金融机构的增加对于佛山民营经济是好事,更有利于佛山民营经济  在目前严峻的生存环境中平稳度过低潮期。
  南方日报:未来佛山要进一步释放民间金融的力量,还需要在哪方面有所突破?
  吴列进:我们现有的民营金融机构还远远不能满足市场需求,还有大量中小微企业通过民间借贷来解决融资问题,未来如何规范这种民间借贷行为,让它更阳光、更透明,是政府需要重点考虑的问题。
  南方日报:目前民间借贷在法律上还是一个雷区,上个月温州出台了全国首部地方民间借贷的管理条例,您认为有哪些地方是值得佛山借鉴的?
  吴列进:个人认为民间借贷对于推动民营资本的发展功不可没,不能把民间借贷看作洪水猛兽,更不能把民间借贷定性为坏孩子,最多只能定性为调皮的孩子,如果加以引导会是一根好苗子。温州的管理条例是一次突破,但国家还没有出台相关的管理条例,需要地方进行一些探索和推进,民间借贷一定要证明它是金融的重要补充,特别是在改革开放以后,民间资本积累到一定程度,老百姓可支配资金越来越大,他们敢于拿出来投资,这种趋势是挡不住的,只能想办法疏导而不能堵。
  在具体的操作上,可以考虑通过银行委托贷款来规范民间借贷行为,所有的操作流程都要通过银行来完成,按照银行的标准来规范,利率不能超过4倍。对于这种委托贷款我们担保公司也可以参与提供担保,自下而上推动金融变革。
  此外,政府可以效仿温州成立民间借贷的登记机构,所有的民间借贷到这个机构进行登记,对于借贷合同、条款进行标准化,通过这种方式让民间借贷逐步浮出水面,纳入到政府的监管范围。
南方日报:今年金融改革的另一个热点是民营银行胎动,据了解目前佛山已经向省政府递交了两份设立民营银行的申请,如何评价民营银行对于佛山经济的影响?
  吴列进:目前民营银行试点的控制还比较严,但我们相信未来这种控制会逐步放宽,包括小贷、担保公司在内的机构也有可能演变成为民营银行,这里有一组数据,目前香港约有1000家银行,美国约有8000家银行,其中约7000家是社区银行,而中国大陆只有约600家银行,不到美国的十分之一。
  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我们的金融机构还是太少了,金融服务远远不够,特别像佛山这样产业发达、资本充足的地区,是进行金融创新最好的试点城市,民营银行在这里拥有非常肥沃的土壤,未来这一块对于推动产业升级会有很大作为。

Copyright © 2005 - 2013 中盈盛达       粤ICP备13017201号        
地址:中国·广东省佛山市禅城区汾江中路215号创业大厦22楼
电话:+86 0757-8330 3188
传真: 86 0757-8320 0228      监督投诉电话:0757-82362718
邮编:330520
亲,扫一扫
浏览微信云网站
亲,扫一扫<br/>浏览手机云网站
亲,扫一扫
浏览手机云网站
亲,扫一扫<br/>浏览手机云网站
亲,扫一扫
浏览微信云网站